e37246907_13b2753267ag2_blog.jpg

無聊嗎?

幫自己倒一杯,來聽我說個故事。

大學剛畢業的時候,我進到一家規模還算不小的廣告公司,由於公司的國際化背景顯赫,算是我找工作的首選志願。雖然待遇不錯,但工作壓力大到不能用文字來形容,只有親身體驗過才懂得什麼叫職場地獄。難纏刁蠻的客戶、嚴格壓榨的上司、勾心鬥角的同事、擺爛瞎忙的廠商等等相互交集,把上班族所能遇到的艱困環境都聚攏在一起,就是我們的日常寫照。

資源是有限的,而長官與客戶的要求永遠無窮無盡。只有1塊錢資金要你提供2塊錢的貢獻,只有1個人力要你生出6個人手來幫忙,我的手上只有大刀卻要我跟外頭的洋槍洋砲對抗,不僅要勝利而且還不能戰死,這樣的天方夜譚讓人匪夷所思,所以我強灌符水催眠自己神功護體,但長官只會一直催促我們奮勇前衝並且要打贏。

「沒有錢,沒有人,要怎麼做事? 」

「自己想辦法。」這大概是我最常聽到的回答。

我搞不清楚我是進到廣告公司還是參加了義和團,無力感在心上環繞久久不散,走投無路時我會坐在土地公廟前呆响半天,期盼有什麼神蹟能助我度過險境,盯著土地公神像的和善面容,有時點子就會在腦海裡靈光一現,出奇不意的想法讓我順利達陣,現在回想起來,好像天大的困難,最後總能在千鈞一髮下驚險過關。

我的職場生涯像是在鋼索上蠕行,什麼時候會從半空摔死地面只能自安天命,加班熬夜到凌晨是家常便飯,吃補養肝是活命必備,提神飲料整箱整箱地買,公司還提供廉價咖啡免費喝到飽,說是要體恤員工的福利,事實上是要你保持清醒不要耽誤到客戶的時程,我不曉得工作究竟是為了過生活,還是要來買藥吃的,有個流傳在我們業界的笑話是這樣說的:「工作一定要認真,不然沒錢看醫生。」

所幸在這麼水深火熱的狀態下,我還有一個堪稱體恤員工的主管,她可能是我會留下來最強大的理由。

淑菁姐是我認識的人之中工作能力最好的女強人,她一個人能做三個人的工作,只要長官開口了,她沒有說「不」的時候,甚至在長官開口之前,她就已經把事情給辦得妥妥當當,做事果斷明快幫公司掙了不少錢,就連總經理都得敬她三分,在我的印象中,世上沒有什麼她處理不了的麻煩,沒有她解決不了的危機。她帶兵相當嚴苛,從來不用新人,我來一年多就能投到她的門下,算是很難得見到的異象。

淑菁姐不僅人長得漂亮又善於交際,而且還嗜飲威士忌,時常在深夜加班時為自己倒上幾杯,有一次我晚上八點多拿文件進去她的房間,半小時後再進去就已經喝掉了半瓶,我從沒看過她喝醉,據說是以前當業務的時候練出來的酒量,原本公司規定上班時不能喝酒,但後來改成上班時不要喝醉就好,我們私底下都戲稱這是為了她而改的「淑菁姐條款」。

淑菁姐不僅不會喝醉,而且越喝工作效率還越好,有次我看到她開了視訊跟法國和俄國的客戶開會,一邊講著法語還一邊講著英文,有時還要充當兩者的翻譯。三個人混雜著法語、英語和笑語,一個喝伏特加,一個喝葡萄酒,一個喝威士忌,而生意就在乾杯間水到渠成,這個畫面對我來說相當震撼,也對我未來的人生起了很大的影響。

淑菁姐的個性溫柔又暴躁,我曾經看過她把一個中階主管罵到狗血淋頭,淑菁姐生氣的時候罵什麼豬腦白痴、垃圾廢物都是稀鬆平常的字眼,後來中階主管哭著從總監室出來,誓言要去辦離職手續,不過最後還是把苦楚默默地吞下、把事情完成,沒辦法,如果想在我們這個產業存活勢必得熬過這一段,多少難聽的話我們都聽過,要是自尊太過強烈只會讓人相當痛苦,那我勸你還不如趁早離去。

儘管淑菁姐在工作上像惡魔一般,卻對我格外的照顧,好到我覺得有些異常。先前某個大客戶的案子被我搞了大紕漏,客戶相當生氣還要求我們公司賠償,我心裡已有被大噱一頓甚至被迫離職的準備,結果淑菁姐只跟我平淡地講了一句:「滾!三天不要讓我看到你!」後來淑菁姐帶著我去跟客戶道歉,而且還低頭鞠了一個90度的躬,說她會全權負責收拾善後,不知怎麼的,看到這一幕就覺得淑菁姐很帥,讓我有種戀愛的感覺。

另外有一次我南部的老媽在田裡暈倒,我內心焦急萬分恨不得馬上趕回去看看,但依照我們公司的文化,請假一定得在一個禮拜前完成,不然就算發高燒也請你吊點滴來上班,摔斷了腿也請你打石膏來上班,沒有事先交接就請假是罪大惡極的事情,因為沒人有時間臨時負擔你的工作。

我關心著老母的病情,心不在焉打翻水杯搞得整個桌子濕淋淋,還不小心在茶水間打破了一個馬克杯,當我正想再喝杯咖啡提振精神時,就聽到淑菁姐叫我進去她的辦公室。

「聽說你媽暈倒了?」

「是。」

「拿去。」淑菁姐遞給我一張紙,完全沒抬眼看我。

「這是什麼?」

我看著手上的那張薄紙,眼眶有股熱流要湧出,差點就滴在紙張上。

是二天期的假單,公司規定臨時請假要有高階主管的核可,而淑菁姐已經簽好名字在上頭。

「淑菁姐,我…那我的工作怎麼辦?」

「我會幫你看著,記得,就二天啊。」

「謝謝淑菁姐,我會速去速回。」

「回來之後你最好給我他媽的拼命一點!」

對了,我有沒有說過,淑菁姐說起髒話也像是在講法語那樣優雅。

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收買人心的手法,但至少這一刻我就決定對淑菁姐死心蹋地的效忠,只要她一句話,就算要我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。

淑菁姐對我好的事蹟還有很多,無法在此一一列舉,有時連我也不禁懷疑,自己若不是淑菁姐的小狼狗,就是她的私生子。

淑菁姐比我大了十歲,正值輕熟女的年紀,她沒有結婚,就連固定的男友也沒有聽說,大概是沒有男人受得了她工作狂與自視甚高的個性,我只八卦出有幾個小開追過她,不過最後都被她電的逃之夭夭。

如果沒有兩把刷子,或許還真鎮不住淑菁姐這尊菩薩。

有個晚上我們組在趕大案,大家忙到凌晨一點終於告個段落,我正收拾東西準備回家,想說還能睡幾個小時,結果淑菁姐過來問我:「能喝酒嗎?」

「能,而且不瞞淑菁姐,我還蠻會喝的。」

「喔?要是你喝的過我,就放你三天假!」

「真的喔,這可是你說的。」

我不懂什麼叫初生之犢不畏虎,不過淑菁姐可能不知道當年我在曹營七進七出的英勇,這三天假我是放定了,話說我的酒量可是能喝下一整瓶威士忌,如果意志力夠堅定的話,一瓶半也不是什麼大問題,老早就不知被我放倒過多少大漢呢!

「今天太晚了,我看就先這幾瓶。」淑菁姐拿出三瓶未開封的麥卡倫威士忌。

「會不會太多!」我看傻了眼,看來今晚是一場硬仗。

請容許我收回前面講什麼七進七出的屁話,在淑菁姐的面前我只是個小咖咖,別說三天假了,我才喝不到一瓶就吐了兩回,沒辦法,淑菁姐每杯都是一口而盡,我只好陪著一杯一杯地乾,喝得太猛讓我的胃感到絞痛,最後三瓶是都空了,不過幾乎都是淑菁姐喝掉的。

「多練練啊~下次再來喝,三天假等著你~」

「我今天只是狀況不好。」

「男人就是嘴硬。」

「我別的地方也很硬!」

幾杯威士忌下肚,我竟肆無忌憚地對淑菁姐開起黃腔來,真不知道是從哪借來的膽。

「哪裡硬?跟我說說呀~」

淑菁姐摸著我的大腿,我開始覺得自己全身僵硬宛如雕像,然後有一團火焰從我肺部擴散開來,蔓延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上。

淑菁姐留有一頭俏麗的短髮,誇張的耳環吊飾在耳下晃動閃亮,醺紅的臉龐顯得份外可愛,她穿著白色絲質襯衫與藍色短窄裙,白皙又修長的雙腿翹著二郎腿的模樣煞是誘人,而且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襯衫的扣子被解開了兩顆,隱隱約約看得到裡頭蕾絲的花邊。

我感覺到自己口乾舌燥,有一股想親吻淑菁姐的衝動,不過隱身於酒精背後的理性又不斷阻止我,若是親到了恐怕會惹來麻煩,萬一被拒絕了,那麻煩或許就更大了。

突然,淑菁姐用力拍了一下我的大腿,讓我全身的肌肉瞬間緊繃,整個人跳了一下。

「哈哈,小朋友就是這樣好玩。」

玩?淑菁姐只是在玩?我可是差點就要失去理智撲上去了呀!

「淑菁姐你別鬧了,我褲子都要脫了你才說這個。」

「去去去,你這小子。」

我用開玩笑的方式化解剛剛內心的尷尬,接著匆匆地說:「太晚了,該回去了。」就快速逃離現場。走出公司大門,我還沒回過神來理解剛剛的狀況,不過此刻有好幾隻梅花鹿在我體內亂衝亂撞。

「哇靠!我居然會對淑菁姐有感覺。」

「她大我那麼多歲,是阿姨耶!」

「是阿姨又怎樣?」我同時反問著自己。

對呀,是阿姨又怎麼樣?喜歡這種事情不就是很看感覺的嗎?跟年紀有什麼關係?只要有愛,年齡什麼的就無所謂了吧?

不不不,這樣別人會怎麼看我們?我爸媽也不會同意吧?親戚們又會說什麼樣的難聽話?

淑菁姐又沒說要跟我在一起,都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吧?

等等,我想這麼多幹嘛?難道我真的喜歡淑菁姐了嗎?

「不,不可能,她那麼老。」

我一個人分飾多角,在胡思亂想中走路到家。

隔天一如往常,什麼化學變化也沒發生,上班還是得上班,淑菁姐還是淑菁姐,不過我感覺自己心裡有塊區域被開啟了。我開始注意淑菁姐的一舉一動,她的妝感、她的穿著、她的話語,還有她難得出現的笑容都讓我感到著迷,我覺得淑菁姐比一般同齡的女生更加清麗且有魅力,包括她思考時緊皺的眉頭,以及她笑起來眼角淺淺的細紋,我都想要擁有。

假設那天晚上我更強硬一點的話,是不是就可能得到淑菁姐的芳心?

我曉得這樣想很無可救藥,但我無法克制自己的心情,我沒對任何人說起,只是一昧地對淑菁姐迷戀,有些感覺只要講出來就會變質,有些關係一但複雜了就會變調,我只想把這份感情埋在心底,我想,這樣對大家都好。

我對淑菁姐的那份愛戀時隱時現,像是在日常生活裡鑲嵌了一塊寶石,藏在某個秘密的盒子裡,當對生命有些疲憊與絕望時拿出來看看,就會覺得自己更有力量往前走了,對我來說,這樣默默地喜歡一個人,好像也沒什麼不好。

日子過得飛快,然後,耶誕節來了。

我們公司有個不成文的慣例,在耶誕夜這晚所有人都有權利不加班,因為我們的大老闆是半個外國人,她認為耶誕節就是和家人一起團聚的時刻,所以管你是天皇老子的火急案件,也先擱著等明天再說,但我知道淑菁姐不理耶誕節這一套,她依舊會繼續加班,繼續一個人熬著夜到燈火全滅。

因此,我籌劃著跟淑菁姐再獨處一晚的機會,就像那天一樣,或許只是單純地喝喝酒聊聊天,但只要能跟淑菁姐在一起喝杯威士忌,我就感到無比的滿足了。

晚上接近八點左右,隨著辦公室的同事漸漸離去,我看辦公室大概只剩下我和同組的小芳,於是準備實施我的計畫。

「小芳,我先走了。」

「今晚有約會?」

「今天是耶誕夜,你說呢?」

「好啦,記得別搞太累,明天還要去客戶那。」

「你也快點走吧,別讓男朋友等太久了。」

「我再一下下就好。」

小芳小我一歲,留著妹妹頭的髮型,如果我有什麼忙不過來的事情她都會主動幫忙,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好人。小芳喜愛甜食,常常看見她在下午茶時間吃蛋糕,而在我萎靡時她會遞給我一支棒棒糖或巧克力讓我振奮精神,有時會約我一起去吃晚餐,還會問我要不要去她家玩PS4,所以我懷疑她是不是對我有意思,只不過我實在受不了她尖銳的娃娃音,聽久了會讓我精神崩潰。

我租屋的地方離公司走路約十分鐘的距離,我先趕回家洗了個澡,換上自以為帥氣的衣服,擦了點男性淡香水,接著帶上我引以為傲的武器—麥卡倫18年。

賣卡撐,真懷念還沒被那些混蛋炒高的年代啊!現在想要喝一口這樣的酒變得越來越難了!

我悄悄走回公司,打算這個耶誕夜與淑菁姐一同度過,浪漫的時節與微醺的情緒,說不定還會發生什麼讓人意想不到的劇情,我揣著雀躍的心情到公司,發現大門居然被鎖住了。透過玻璃門往裡頭望,總監辦公室的燈還亮著,表示淑菁姐還沒走才是,由於偶爾假日要來加班,所以我有大門的備份鑰匙。

我輕步走向淑菁姐的辦公室,想要給她一個驚喜,結果走沒兩步就聽見淑菁姐從辦公室走出來的聲音,為了不破壞這份驚喜感,我趕緊躲到旁邊的機房裡頭去。

淑菁姐大概是要去茶水間裝冰塊,雖然有的人認為威士忌加冰是很下作的行為,但我跟淑菁姐有時也都喜歡加著冰塊喝。

叩。叩。叩。

高跟鞋踩地的聲音由遠而近,我心裡暗想等到淑菁姐走到我前面時,我就突然跳出來嚇她一跳,她受驚的表情一定很好笑,哈哈,誰叫她上次要這樣作弄我。

我透過門的縫隙觀察淑菁姐的動向,結果見到我幻想了無數次的景象。

淑菁姐只穿了內衣褲與高跟鞋,手上拿著一個威士忌杯,白色成套的蕾絲內衣襯托出她迷人的氣質,還有腳上那雙黑色漆面高跟鞋,黑與白的衝擊對比,我沒騙你,看到的那一瞬間我的下體就起了反應。

應該是喝了威士忌太燥熱的關係,加上這兩天公司空調有些問題,有時太冷有時又太悶,所以淑菁姐想說沒人在公司,就索性褪去衣物解放自我,呵呵,正好被我看了個精光。

糟糕!我絕對不能在這時候跑出去,這樣淑菁姐會沒台階下,對了,先等她回辦公室我再假裝剛到,動靜搞大一點讓她有所警覺可以先穿衣服。打定主意後我躲在門後還是忍不住盯著淑菁姐的胴體瞧,淑菁姐身上些微發汗凝成的水珠非常性感,我盯著不自覺地吞了一口口水。

忽然,辦公室起了別的聲響。

「什麼!還有別人?」

我身上的神經全糾在一起,原來淑菁姐早就有了情夫,此時兩人正在魚水偷歡,那我還在這裡煞什麼風景呀!想到這裡就覺得心裡酸楚楚的。

「我倒要看看那人是誰!」

裡頭的人走了出來現出了真身,但就算你把我打死我也不能相信,那個打碎我美夢的程咬金,就是坐在我隔壁的小芳。

「怎麼可能!」我在心裡大叫。

小芳走向淑菁姐,一把將她擁入懷中,小芳的嘴唇疊上淑菁姐的,就是一陣不可抑止的激吻,兩個人的舌頭交纏了好一會兒,終於停了下來。

「怎麼那麼猴急?」淑菁姐說。

「人家等不及了嘛!」小芳用她那個尖銳的娃娃音說著。

淑菁姐臨近坐上我的桌子,沒錯,就是我的桌子,開放的姿態是準備迎接新的纏綿。

小芳解開淑菁姐的胸罩,開始舔拭淑菁姐的乳頭,淑菁姐一臉沉醉的表情顯得無比享受,而我多希望讓淑菁姐感到愉悅的是我,接著小芳將手伸進淑菁姐的白色內褲之中,尋找最敏感的地點,淑菁姐開始發出呻吟,一聲又一聲,由小而大,由弱至強,然後整個偌大的辦公大廳迴盪著淑菁姐的淫叫聲。

「啊~嗯啊~啊啊~」

「那裡.....就是那裡.....啊啊啊.....」

A片我看過很多,女女的劇情也涉獵不少,但親眼看著心目中的女神跟別的女人激情,這種滋味我想沒有幾個人嚐過。我想摀著耳朵假裝我聽不見,但是我沒有辦法,那個聲音一陣陣穿進我的心底,試圖把我徹底摧毀。我閉起眼睛不忍目睹,可是又禁不住好奇心不斷睜眼,兩個女人相互索求,空間瀰漫情慾與淫穢的氛圍,我的褲襠漲的老大,恨不得衝出去加入戰局,然而我內心有塊區域在逐漸崩毀,是有關於純情的那一塊。

那一年,我才25歲。

讓人覺得更弔詭的是,身高168公分,留著短髮講話霸氣的淑菁姐在這段關係裡居然是「底」,而體型155公分,留著妹妹頭講話娃娃音的小芳是「頂」,小芳持續地「攻」,淑菁姐只是不斷地「受」,這完全顛覆了我對女同性戀者的印象。平常罵人相當淒厲的淑菁姐承受著小芳的愛撫,癱軟的身體以及近乎是求饒的語氣,而小芳卻用一種命令式的口吻指揮著淑菁姐,我實在不能接受這樣的荒謬情節。

滋~滋~

我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,不知是哪個殺千刀的在這時傳訊息,我趕緊將它關機。

「什麼聲音?」

淑菁姐向我這邊瞪了一眼,我嚇得全身的毛髮都豎立起來,我發誓,連下面的也是,我把手中的威士忌抱得死緊,在心裡不停地禱告,別讓她們發現我的存在,不然我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「哪有什麼聲音,是機房的機器啦!」小芳說。

「可是我覺得...」

「你看我這樣。」

我看見小芳拿出一根棒棒糖,正用舌尖舔弄著,接著她將棒棒糖塞進淑菁姐的嘴裡抽插,樣子就像是輪流在幫棒棒糖口交,兩個人眼角都笑得很開心,彷彿對這種遊戲很有興趣。

然後小芳把糖果紙重新包上,放在我的桌上。

「明天再給那個阿傻吃。」小芳說。

「你好壞。」淑菁姐說。

兩個人嘻嘻哈哈了一陣就勾著肩進去總監辦公室了,裡頭繼續傳來調情嬉鬧的聲音,或許是要進行第二回合。我從機房閃身出來,看著我的桌面滿是歡愉後的淫水,而棒棒糖靜躺於桌上,想到我不知道已經吃掉幾根口交棒棒糖就感到一陣反胃。

回到家以後我把麥卡倫給斷了頭,一連喝了兩杯壓壓我的驚魂未定,本來要跟淑菁姐同喝的芳醇美酒,現在卻變成我的解愁良藥。我一杯又一杯地喝著,默默地喝完了整瓶,但心中的那股苦悶感揮之不去,趴在桌上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次日起來時我頭痛欲裂,吞了兩顆阿斯匹靈才有辦法出門上班,在公司我變成有魂無體的稻草人,客戶講什麼,我聽不到,同事講什麼,我聽不到,小芳跟我說話,天殺的!請你不要跟我講話好不好!我聽到她的娃娃音全身就起雞皮疙瘩,而淑菁姐跟我說話,我卻只想要流淚,有個東西彷彿從我身體被抽離,那是一個名為「愛情」的東西。

兩個禮拜後,我遞出了辭呈。

我無法再與她們兩個共事,每次看到她們的臉,腦海就會浮現那個晚上的荒誕,就會想起我已經毀滅的盼望,憧憬這種物品一旦被打碎後,就無法再用什麼強力膠黏補回去了。想想還真是可笑,最後逼我離開的,不是大到如地獄般的工作壓力,而是我看見了一場令人驚悚的秘密偷情。

決定離職後,淑菁姐問我為什麼要走。

「找到更好的地方了?」淑菁姐說。

「不是,我媽身體不太好,我想回去照顧她。」

我胡謅了一個理由,因為真實的原因我怎麼也說不出口。

「那以後還想回來的話,就來找我。」

「好。」

這一聲好我回的心虛及淡然,我想我再也不會找淑菁姐了,鑽石再璀璨珍貴,被碾壓變成醜陋的碎屑之後,就變不回它原來美麗的型態了,我對淑菁姐的那份情感,已經在那個夜晚死去了,我覺得很悲傷,像是經歷了一場狠狠的失戀,多年以後,一想到這件事還是令我心痛不已。

之後我沒有再見過淑菁姐與小芳,她們也變成我人生中極想要抹滅卻又抹除不去的記憶。

故事說完了,你還有酒嗎?也幫我倒一杯,我想憑弔我那可笑又可貴的青春歲月。如果生命還能重來一次,可不可以別讓我那麼快就對人生感到失望,別讓我這麼早就被迫長大,那是個應該要對未來感到無限美好的年歲。

這次換我敬你一杯,謝謝你聽完我的故事,今晚,就讓我們不醉不歸。

〈完〉

 

#能有純愛是很幸福的事!

#揠苗助長很不健康!

#分享給你那個剛出社會的朋友 !

 

《威士忌故事系列文章》

e5wNJ2b.jpg 6a8148428b3304ce66265d25b3a66b11.png

 e37246907_13b2753267ag2_blog.jpg  0911_3337.jpg

【威士忌故事集 4】哥喝的不是酒,是他媽的寂寞!

【威士忌故事集 5】別孬了!我阿嬤都比你還會談戀愛!

【威士忌故事集 2】淑菁姐的祕密日

【威士忌故事集 3】我以前喝酒的那些日子

【威士忌故事集 6】如果可以,我不想遇見你!

【威士忌故事集 7】那年我在全國鬥酒大賽,不醉不歸!

 

【延伸閱讀】:

【威士忌沒那麼可怕!新手看進來!】

【威士忌怎麼分類?】

【樣品酒哪裡買?】

 

【禁止酒駕!酒後不開車,安全有保障!】

 

    待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