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再也沒有跟亮吟連絡,每天投身於工作之中,無論是好案件,還是人家眼中的爛案件,只要有機會可以成交,我就不會放棄,用盡心力也要幫客戶找到喜歡的房子,也因此工作的時間非常的長,常常一忙,不知不覺外頭就已經是半夜了,拖著疲累的身子,踩著黯淡的星光回家,雖然累歸累,但心裡卻是格外的踏實。

過了一陣子,有天我回家的時候,在家門口遇見亮吟。

「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我問。

「我想了很久,關於我們的事?」

「什麼事?」

「我覺得你說得很對。」亮吟說。「我們根本就不配。」

「對吧,我一開始就說了。」雖然知道是事實,可是聽到亮吟這樣說,心裡還是酸酸的。

「所以這次換你等我。」

「等妳?等妳什麼?」

「等我變成一個配的上你的人。」

「不…亮吟…我不是說妳…」

「我知道我不夠好,什麼都不會。」她盯著我的眼睛繼續說著,像是要挑戰些什麼。「只會活在家裡的富有之下。」

「但是……」

「不過我會不靠家裡的援助,走出自己的一條路。」她連珠炮地說,完全不讓我有插話的機會。「所以,這次該你等我了。」

亮吟說完後就離開了,不給我一點反駁的餘地,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這樣,但我原本設想,經過了上次的大吵架後,她應該不會再來找我了,沒想到,亮吟還是沒有放棄。

在這之後,她固定每個禮拜都會來找我吃飯一次,而且會專程挑我最不忙的那一天。我們會談談彼此最近的狀況,有什麼開心的與不開心的都會共同分享,我會說我最近有什麼職涯計畫,她也會對我訴說自己想開工作室的夢想。

「那很好呀,我支持妳。」我握著拳頭。

「我還在努力中,你也是呀,要加油。」

「恩,我們都加油。」

雖然我叫她要去找男朋友,她也一直敷衍地跟我說好,但是從沒聽過她交了男友,整日埋身在工作之中,變成比我還要過分的工作狂。

我不曉得我們這樣算是什麼樣的關係,不過這種淡淡的聯繫還算不錯,做個沒有壓力的普通朋友很自在,反正我也沒欠她什麼的。

歲月通常都在你注意到之前,就已經溜走太多,我們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過了幾年。

再長的連續劇都會有完結篇的時候,而我的故事,也差不多到了尾聲。

房屋仲介的工作打開了我新的人生,我藉由以前當理專時所培養的,跟有錢人們周旋的訓練,乘著這一波炒房的趨勢,揚勢而起。我的成交件越來越多,獎金也越來越豐厚,甚至有幾季還拿到地區成交王的獎牌,而且順利的升上了主任的位置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時間就像關不緊的水龍頭,悄悄流失。有天我突然發現,原先以為不可能還完的負債烈火,只剩下最後一點點的餘燼。

「主任,這次的獎金依照你說的,開了一張20萬的票,剩下的存進您的戶頭了。」公司的會計說。

「恩。」

我拿著這一張支票,天曉得我有多麼的激動,我直奔皇揚建設集團的總公司,三部併兩步地跑向董事長辦公室。董事長祕書進去通報,並請我在外面的沙發上坐一下。

在黑暗中等候的所有過程,都是為了期待最後一刻黎明的到來。

這一切的努力總該有收穫,不管我欠了上天多少,今天,我就要把這些全部給償還。那張支票在我手中被我激動地握住,凹痕出一條條不可壓抑的褶痕。

「董事長請你進去。」秘書說。

「Jensen,怎麼會突然跑來?有什麼重要的事嗎?」

我深深地一鞠躬,表達我無限的感謝之意。

「黃董,很感謝你的栽培,如果沒有你,我的人生,可說是毫無意義。」

我激動到很想哭,不過我盡量忍住。

「這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得來的,要是你自己不爭氣,誰也幫不了你。」

「可是我還是得要謝謝你,在我困難的時候幫了我一把。」

「哈哈,我也要謝謝你為我們公司做的貢獻。」

「黃董,你還記得當初借我錢的時候,說過什麼話?」

「嗯?」黃董看著天花板思索著。貴人就是這樣,總是多忘事。

「你說人可以窮,但是不能沒有志氣。」

「對,那又怎麼了?」

「這是我所欠的最後一筆款項。」我拿出手上的那張20萬元的支票。「我今天就是來這裡,讓你看看我的志氣。」

「最後一筆了?你都還完了?」黃董驚訝的表情都出現在臉上。「才多久?五年?」

「四年十一個月又十六天。」每天我都在心裡數著,不可能會算錯。

「我沒想到會這麼快,超出我的預期。」黃董走過來跟我握手,並接過那張支票。「那恭喜你,你自由了。」

「恩。」我的眼淚滴了下來,這是我活了30幾年以來,第一次因為開心而流淚。

踏出總公司大門,我突然覺得世界有種不一樣的開闊,連陽光都特別的燦爛,這個城市也不再陰沉。

下一件事我打電話給我媽。

「媽,我跟妳說,我把債都還完了。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恩,是真的。」

我媽在電話那頭也喜極而泣,這是我們共同的歡欣淚水。

「今天晚上我們出去吃大餐慶祝。」我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吃過好東西了。

「好。」

然後,要感謝的人還有一個。

「亮吟,我跟你說,我欠的錢都還完了。」

「真的呀,恭喜呀!你終於完成了。」

「今晚我跟媽要吃大餐,一起來呀,這次換我請妳。」

「好呀,我一定要去。」

最後我們居然在家裡吃豬腳麵線。

「只吃這個不算慶祝吧!」我抗議道。

「沒關係啦,我年紀大了,也不能吃太油。」我媽說,而且豬腳還要給我吃,她只吃麵線。

我們的債還完了,有錢了,我媽卻因為年紀太大不能吃好東西了,這個人生的設計真的太糟蹋人了。

「亮吟,不好意思,下次我再請妳吃飯。」

「沒關係啦,以後再吃也可以。」亮吟還是一樣地善體人意。

吃完之後我跟亮吟到碧潭散散步。

夜晚的碧潭充滿彩色的燈光在閃耀,顯現出迷幻的色彩,晚上有很多人在這邊活動,有小孩在騎腳踏車,有情侶坐在湖邊談情說愛,也有人像我們一樣,吃飽飯出來走走的。

我們站在吊橋上,看著底下的人群。

這陣子,有些事情一直纏繞在我的心中,是有關於我和亮吟兩個人之間的事,她很喜歡我我知道,那我呢?也喜歡她嗎?如果是的話,那我們兩個人彼此的喜歡,有可能變成愛嗎?

我想了又想,想了又想,卻怎麼也想不出個明確的結果,我以為,可能這輩子,都無法得知正確的答案了,不過,就在我把支票還給黃董的那一刻,我忽然發覺,我好像明白了些什麼。

而我更清楚,有些話,該是時候說了。

「亮吟,這些年來,很謝謝妳。」

「不會啦,這都是你自己努力得來的。」

「我覺得自己耽誤了你的青春很多。」

「你幹嘛突然說這個?」

「是妳一直陪在我身旁,才讓我一直有動力走下去。」

「恩。」

「以前妳說妳喜歡我,我一直都沒問你為什麼?」

「什麼為什麼?」

「為什麼會喜歡我?我實在想不到我能被妳喜歡的理由。」

「喜歡就喜歡了,沒什麼理由。」

「不不不,喜歡一個人可能沒有理由,但喜歡這麼久,一定會有個理由。」

「那你喜歡『她』那麼久,是什麼理由?」她反問我。

「因為她很漂亮。」感覺是很牽強的藉口,不過我一時也想不出來。「難道妳喜歡我是因為我很帥,哈哈哈!」講完之後突然又覺得很不好笑。

「善良。」亮吟說。

「什麼?」

「如果硬要說的話,是因為你很善良。」

「妳怎麼看的出來我很善良,其實我一點都不善良。」我想到我以前賣了多少連動債,害了多少人妻離子散,心中就不免升起了罪惡感。

「從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開始。」

「喔?」

「我記得那是在你以前公司後面的小公園裡,你好像心情不好在喝酒,結果球球咬住你,而你居然沒有對牠凶。」

我用力回想,似乎有這麼一回事,可是我那時候只是懶的理牠而已,跟心地善良扯不上一點關係。

「我覺得對動物好的人,人一定也很好,後來跟你相處之後,也確定我的看法是對的。」

「是嗎?我怎麼不覺得?」

「所以我也相信,你也會對我好。」亮吟看著下頭吵鬧的人們,徐徐地說著。

「現在呢?妳還會喜歡我嗎?」

「你說呢?如果我不喜歡你的話,我現在怎麼會在這裡?」

「是嗎?」五年不算長,但可以看清楚一個人的真心;五年也不算短,但能夠磨掉一個人在我心裡的感覺,現在想到沁柔,就覺得好像是很久遠以前的記憶了。

我不是跟自己說好了嗎?只要把債還完,我就可以得到新的人生,我就可以重拾愛人的能力,如今,這個遙不可及的機會,彷彿在我持續不斷的努力之下,悄悄地來到我的面前。

像亮吟條件這麼好的女人,又剛拿到設計師大獎的銀牌獎,她的工作室預計下個月就要開張,那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都是單身,其實我自己再清楚不過,就像我以前對沁柔所拋捨不掉的情感,現在有另一個人也把這樣的情感,附著在我身上。我可以再一次把她推開,也可以開心地擁她入懷,而選項的前者,我以前做了太多次,卻沒有一次成功過,緣份宛如一個契而不捨的業務員,不管有多困難,都要將我們湊在一起。

「亮吟,妳聽我說。」我雙手握住她的肩膀,是想要握住我最難得的幸福。「我真的很感謝妳,我實在找不到什麼話,可以表達我的感激。」

「呵呵,不用啦。」

「經過了很多事情之後,我在想,我可能再也沒有辦法遇到,像妳這麼好的人,如果我一直把妳的這份心意視為毒蛇猛獸,那我簡直就是一個豬狗不如的人。」

「怎麼了呀?說得這麼嚴重。」

「人的青春是有限的,女人的青春更是這樣,而我已經耽誤了妳太多的青春。」

「你幹嘛一直在說奇怪的話?」

「我知道,我其實都知道,妳是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女人。」我放開她的肩膀。「而我很沒用,是我的沒用,才讓妳這些年一直不快樂。」

「傑森,你不要這樣說自己…」

「妳讓我說!」我吼了一句,彷彿這樣才能減輕我的愧疚。「我對不起妳,真的很對不起。」

「我…我並沒有覺得你對不起我。」

橋上的霓虹燈一閃一閃的,反射在河水上,互相輝映著真實與虛幻,我看著這炫麗的光芒,不禁問起自己追逐了半輩子的人生,究竟該歸屬在哪一邊?

霓虹只是閃爍著,沒有給我答案。

最後,我把勇氣全部都累積在喉嚨上,一口氣將它化成我最大的想望。

「妳要不要……嫁給我?」我單腳跪在碧潭吊橋上,搖搖晃晃的,旁邊的人開始停下來圍觀。

亮吟摀住嘴巴,表情像是不敢置信。

「妳願意嫁給我嗎?」我又問了一次。

「我……」亮吟的眼睛含著淚,好像要哭了。

「如果妳不願意,我可以理解,畢竟我……」

「我願意!」

亮吟牽著我站了起來,然後我親吻了她,這是我第一次親她,為了這個吻,我們等了五年。

旁邊的人開始鼓掌。

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人生最好的結局,因為有很多煩惱都是從這邊才開始的,但要是我們對未來有所顧忌就不敢去挑戰,那永遠只能在圓圈裡畫地自限罷了,無論怎樣,今天的我,已經跨出這個圓圈了。

我曉得,所有美好的童話情節,都會在這邊留下句點。

但我們的故事就跟驚悚片一樣,兇手會在你以為他已經死掉之後,又跳起來嚇你最後一下。

---

「很謝謝你們來。」

我站在婚禮場地的門口,跟每一個來的賓客握手,有我的同學,好久不見的朋友,還有一些我連見都沒見過的人。

岳父交陪很廣,建築界、政治界、傳媒界還有其他三教九流的人都來了,我看到岳父在跟立法院長寒喧,我跟亮吟的聯姻被媒體戲稱為「建築業的青蛙與公主」。

然後我看到了沁柔,挺個大肚子,應該是第三胎了吧?學長站在她旁邊一副臭臉,肯定是被沁柔強迫來的。

「傑森,恭喜呀!」沁柔很開心的笑,是真心地為我祝福。

「學長,你這個王八蛋,一定要對沁柔好,知不知道?」我說。

學長睜大眼睛好像要反駁什麼,不過卻被沁柔打斷了。

「好啦好啦!他知道啦!今天是你開心的日子就別吵架了。」沁柔在打著圓場。

「恩恩,那你們先進去坐。」

又是一大群同學,嘻嘻哈哈的樣子真像在開同學會。

「今天盡量喝呀!」我招呼著他們。

「當然囉,都包了紅包了,當然要喝個夠本。」有個同學說,大家哄堂大笑。

辦婚禮真的是很累人的一件事,不過還好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別人在發落,我只要聽命行事就好。盛大的宴會請了120幾桌,還請了藝人在台上主持表演,趁著空檔我去上一下廁所,回來的時候在入口處看到了小嵐。

「我…我不知道妳有來。」

「呵呵,你的婚禮我當然要來參加呀!」

小嵐穿著一件桃紅色的連身小洋裝和高跟鞋,頭髮盤起來相當有氣質,看起來跟我以前認識的那個人不太相同。

「妳…過得好嗎?」太久沒見的尷尬,讓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,只好用一些比較通俗的問句。

「很好呀,沒什麼不好的。」

「那今天誰跟妳來?老公?男朋友?」

「我自己一個人來的。」她順了一下耳旁的頭髮。「我現在還是單身喔。」

「怎麼會?聽說妳不是很多人追嗎?」我只是胡謅一句。

「哪有呀,現在年華老去,都快沒行情了,如果你有認識的小開就多幫我介紹呀!」

在短暫的問候之後,我們就好像沒什麼好說的了,任由沉默在我們之間猖獗。

「我很想知道,當初妳為什麼說走就走?」我突然臉色一歛。

「現在說這個沒什麼用吧?」

「我只是想知道。」

小嵐閉上眼睛彷彿在思考,然後又用那個可以穿透人體的眼神看著我,就是那個讓我們分離的眼神。

「那時候……我懷孕了。」

「懷孕了!那妳怎麼沒跟我說?」我的腦海突然閃過一件事。「等等,那是我的…小孩嗎?」

「恩。」小嵐點點頭,也點開了我心裡的哀愁漣漪。

「為什麼妳沒有告訴我?如果我知道的話……」

「知道了又怎麼樣?」

「我可以娶妳,我們可以把那個小孩生下來。」

「哈哈!楊傑森,你實在太天真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我根本就不愛你。」

「怎麼會?妳那時明明說……」

「所以我才說你太天真了。」

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?我試著將回憶倒退到那個時候的場景,努力想追回那時候的記憶。小嵐如果不愛我,那時為什麼會跟我說那些話?

「那妳怎麼拿掉的,誰陪妳去的?」

「其實也沒那麼麻煩,醫生給了我幾顆藥,吞下去,就流出來了。」小嵐講完這句話的同時,眼淚掉了下來。

我明白,心裡的苦楚比身體的痛還要勝過萬倍。

「妳真的應該要告訴我的,至少我可以陪妳一起面對。」

我感到無比的內疚,假使我能陪在她的身邊,她起碼也有個人可以分擔這個痛苦,無論我是不是無意的,但讓她自己承受如此巨大的傷痛,這樣我不是跟那個混蛋學長沒什麼兩樣了嗎?

我看著她的淚水,感覺好心疼好心疼,突然很想要抱住她,然後跟她說:「還有我在這裡。」

當我下意識地走上前去的同時,眼角憋到一個記者從會場裡走了出來,於是我反射性地退後了一步。

「小嵐,對不起。」

「沒關係啦,都過去那麼久了。」小嵐擦掉眼淚,彷彿要擦掉那些不好的回憶。「今天是你結婚耶!我們都要開心一點。」

「我希望妳也可以幸福。」我是很真心地說。

「會啦!會啦!」小嵐擺擺手,說的很輕鬆的樣子。「拜託,我這麼正耶,少說也會有一打的人在排隊。」

「哈哈!」我們都笑了出來,這麼多年沒見,小嵐還是一樣的個性。

「好啦,那我就先走了。」

「不留下來吃啊?」

「不了,我怕我等等看到你恩愛的樣子,又要哭了。」

「哈哈,我記得妳不是這麼愛哭的人呀?」

「就老了呀,淚腺也發達了。」

「呵呵呵。」

「那再見了!」

「再見。」我說。

看著小嵐的背影,我彷彿看著一份遺憾離去。假若我們當時都能好好把握彼此,現在是不是就不會有這種椎心的感覺?

但是有時候錯過了就是錯過了,再想什麼都是多餘的。

「森,外面好像很熱鬧呀?」亮吟說。

「對呀,有藝人在台上搞笑。」

休息室裡的新娘秘書飛快地弄著亮吟的頭髮,呈現出浪漫的幸福感。我看著鏡子裡的亮吟是如此地美,她也看著鏡子裡的我,順便給了我一個微笑,那個笑容,宛如我心裡的angel。

人因為失去過,所以才更能把握當下,而亮吟就是我現在所應該要珍惜的那個人。

逐桌敬酒的時候,學長還是一臉不悅。

「學長,我敬你一杯。」

雖然他老大不高興,不過礙於很多長輩與長官在場也不好發作,悻悻然地舉起酒杯。我不曉得當初他與沁柔是怎麼樣的情況,但是我一想到小嵐,才體會到我跟他都發生過相同的處境,或許他也有自己的苦衷,所以我五十步也不必笑百步了。

我一口飲盡那杯紅酒,把過去自己的罪惡也順勢吞下肚,想就讓它到此為止。

「你喝太快了啦!」亮吟在旁擔心地看著我。

「因為我開心嘛!」

送完客之後,我已經筋疲力盡,一整天下來臉也快笑僵了。

回到岳父為我們準備的新家,其實就在亮吟家對面的那一戶,裡面的裝潢是亮吟所設計的,很溫馨又現代的風格。我媽搬過來跟我們一起住,就她那麼喜歡亮吟的樣子看來,相信她們以後可以處得很好。

「還好吧?今天辛苦了。」亮吟幫我按按肩膀。

「不會啦,妳比較辛苦,又是弄頭髮,又是化妝的,也沒吃什麼東西。」

「還好啦。」

我們走到陽台上,101大樓的層層燈火還亮著,彷彿在展現這個城市的人們不肯休止的意志。我們遙望著這一幢象徵台北繁華的建築,宛若一條燦爛的巨龍深入天際之中。

「好美呀,101不管什麼時候看都很漂亮。」亮吟笑著,臉上的妝還沒卸。

「恩,妳也很美。」

亮吟挽著我的手,頭靠在我的臂膀上,我們當初說要當鄰居的約定,沒想到最後竟是用這種方式來實現。

「還記得我們上次在新天地裡說過什麼嗎?」我說。

「恩?」

「我不是說我最大的夢想是住在新天地裡嗎?現在我終於來了。」

「呵呵,我記得。」

我花了多久時間才能到達這裡?又花了多少心力才能扭轉我的人生?我不斷地努力往上爬,就是為了這一天,現在我可以很驕傲地對命運那傢伙說:「這局,是我贏了!」

如今,我站在這裡,看似人生的頂峰,但其實,才只是個開始。不管是誰,所有的人都得戰戰兢兢到最後一刻,才能在這個殘酷的社會裡存活。

我的腦子裡忽然跳出一句話,是沁柔書中寫的:「給愛情一個不能抵抗的理由,我們就可以勇往直前地無所畏懼。」

如果我們要對什麼事無所畏懼的話,那就給它一個不能抵抗的理由吧!

「走囉,該睡了吧!」亮吟親了我的臉頰一下。

經過了這麼多事之後,還是只有她在我身邊,我現在覺得,要是沒有了她,人生還能有什麼意義呢?

我的腦袋突然被電了一下,全身發麻,這不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嗎?

我看著她的笑容,才真正地明白,原來,她這就是我人生的意義。

「看什麼呀?有什麼好看的?」

「要睡了嗎?夜還長呢!」我瞇著眼不懷好意地說。

「呵呵呵呵~~」亮吟只是笑著,沒有反駁。

我們看著101的燈光逐漸地熄滅,然後,準備往我們人生的另一個意義邁進。

<完>

--

【後序】

我從小就很想當個作家,但是基於現實的考量,還有一些什麼雜七雜八的理由,卻讓我成了一個平凡到可說是無聊至極的上班族,每天重複再重複的例行事務,繁瑣再繁瑣的作業修改,逐漸磨損了我對生命的熱情,以及對未來的憧憬。

但是我心中還是有個夢,是關於寫作的夢。

台灣的寫作環境很不好,除了沒有前景以外,銷量也不甚優良,有人戲稱:「寫書的比看書的還多。」許多寫的很好的人,因為無法以此維生地而淡出,而市面上卻充斥著一堆雖有名氣,但乏善可陳又灑狗血的陳腔濫調,拜託,我時常翻了兩頁就看不下去了,我想咆哮:「可不可以給我們更好的東西?」

那我在想,為什麼我不自己來寫?

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能夠寫的比那些所謂的暢銷作家還要好,可能是我潛意識裡的輕狂,激發出我無足輕重的行為,但是在不侵犯他人的情況下,讓我在自己的世界裡狂歌,又有何仿?

所以我打字,努力的打字,讓我腦中的靈感化為真實的文字,有時候思緒還沒到達,手下已經是停不住的飛快,於是我不斷地打,不斷地寫,從字裡行間追求些許的成就感,但寫作是一件很嘔心瀝血的工作,往往你只需要花十分鐘看的文章,寫的人就必須耗費一整天的時間,甚至好幾天才能寫出那一段,所以我有時候都寫到頭暈目眩到想吐,只為了達到今天設定的進度。

也曾懷疑自己為什麼做這些無謂的事,沒辦法賺錢以外,或許根本就沒有人看,這樣感覺好蠢,但是我就是想寫,單純地想寫而已。

故事中的主人翁是個在民營金控公司工作的理財專員,我沒當過理專,只不過是聽多了理專背後的無奈,所以我把它訴諸文字,表達這群人的獨特心情罷了。我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手,不懂得群眾胃口,更沒有商業市場的沉重包袱,小說只是我對職場上的種種有所體認,加上我對人生的看法,混雜在一起而寫出我想要寫的故事而已。

作家都是很需要人家鼓勵的,尤其像我這種默默無名到像是路邊石頭的寫手,而只要出現個「讚」,只要一個就好,就會讓人更有信心,至少我知道,我寫的東西還是有人看的。

你能看到我這篇肺腑之言,代表你看完了我的小說,無論你喜不喜歡,還是很感謝您花了時間把它看完,或許你在看的過程中會有一點點的感觸,或是能對你的人生和價值觀有那麼一絲絲的正向幫助,那我也算完成了使命,一種上天要我把這些情感化為文字的使命。對我的小說有什麼看法與意見,也很歡迎你寫信或留言跟我說,可以讓我更加進步。

不管怎樣,我還是喜歡寫作。即使沒有人看,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,因為我很清楚地知道,我寫的不是虛榮,而是一種夢想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待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